页面载入中...

中国话剧新巅峰:陕西人艺《白鹿原》11月再临帝都

  让记者“沉默”

  2020年1月10日,巴士拉地方电视台记者阿卜杜拉萨曼德和摄影师加利被一群枪手近距离杀害在采访车内。虽然警方至今尚未公开凶手身份,但据半岛电视台报道,多数当地记者指出,民兵组织是唯一可能的犯罪者。

  “所有此类暗杀都是亲伊朗民兵组织所为。”前述与警界高层关系密切的知情人士也向《中国新闻周刊》确认了这一点。他的一位亲友、民权活动人士,数日前因发表反对伊朗言论而被民兵组织杀害。

  纪念馆还有一处国际义人区,这是为了纪念那些在大屠杀期间援救犹太人的非犹太人。展示的国际义人有两万多名,他们中间一些人的话被刻在柱子上和墙上,有些已是名言,比如德国牧师马丁·尼莫拉那段著名的话:“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也有不知名的人的话也被刻在那里,一个波兰人说出了一句让我难忘的话。这是一个没有什么文化的波兰农民,他把一个犹太人藏在家中的地窖里,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这个犹太人才走出地窖。以色列建国后,这个波兰人被视为英雄请到耶路撒冷,人们问他,你为什么要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一个犹太人,他说:“我不知道犹太人是什么,我只知道人是什么。”

  “我只知道人是什么”这句话说明了一切,我们可以在生活里、在文学和艺术里寻找出成千上万个例子来解释这句话,无论这些例子是优美的还是粗俗的;是友善和亲切的,还是骂人的脏话和嘲讽的笑话;是颂扬人的美德,还是揭露人的暴行——在暴行施虐之时,人性的光芒总会脱颖而出,虽然有时看上去是微弱的,实质却无比强大。

admin
中国话剧新巅峰:陕西人艺《白鹿原》11月再临帝都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