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菲律宾现首例新冠病毒肺炎死亡病例 系中国外首例

  《平凡的世界》反映了上世纪70年代中期到80年代中期,普通人在大时代历史进程中所走过的艰难曲折路程,展现了当时众多城乡普通人的劳动与爱情、挫折与追求、痛苦与欢乐、日常生活与巨大社会冲突。这部作品之所以能在一代代青年的精神成长史中留下深深的烙印,是因为其所传递的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精神,对底层奋斗者具有灯塔一般的指引效应。正如一名80后读者所说,一代代年轻人对奋斗、对理想的执着是相似的,他们的生命体验跟书中的主角有很多共通之处,“好像实实在在地就发生在自己身边”。
  《平凡的世界》描写的是三四十年前的人和事,却能打动三四十年后的年轻人,这充分说明,不管是哪个时期的文艺作品,都要用温暖的现实主义笔触,展现普通劳动者的奋斗状态,讴歌普通劳动者的奋斗精神。书写现实风云、记录社会变革的现实题材文艺作品不仅贴近现实,而且贴近人心。尤其是时代正在发生变革的大背景下,文艺作品更要关注现实,关注大时代下的小人物的命运,你关注众多普通人,众多普通人才会关注你,这样的文艺作品才有广泛的群众基础与持续的生命力。 

  应该说,现在还是有为数不少的文艺作品关注现实,但有些作品关注现实的角度和方向可能是有问题的。《人民日报》发表的一篇评论指出,一些现实题材的作品,“动辄香车名包、豪宅泳池,营造极富阶层的奢侈想象,以炫富的姿态构建脱离现实的场景,疏远于广大观众的生活实际,让很多观众难有真心的共鸣”。岂止影视剧哉?一些小说也是“凌空蹈虚”,书写伪现实,难以让读者追捧与产生价值认同。

  文艺作品关注现实、书写现实,当然并非照搬现实,现实有多么不公就反映出多么不公,现实有多么坎坷就表现出多么坎坷。现实主义不只有批判现实主义,还有有温暖、有诗意的现实主义。书写现实要用颤动的笔触写出明亮的色彩,给人以温暖与鼓励。有人评价说,《平凡的世界》在展示普通小人物艰难的生存境遇时,极力书写了他们克服重重困难的美好心灵与坚韧不拔的奋斗精神,作家把苦难转化成了一种前行的精神动力。这就比其他一些作品难能可贵。

  韩松提问赵垒,他的《傀儡城》里面写三十年后东北振兴,这种魔幻感是怎么来的?赵垒回答说,这是因为他自己和现实有脱离,他喜欢去廉租房看那些底层人的生活,感受他们的焦虑,因为时代变化越来越快,我们很难积累下东西,他想描写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的走向。

  据了解,本次首发图书《给孩子的科幻》是北岛主编的“给孩子系列”丛书第11本,由刘慈欣和韩松为孩子精心编选,收录十五位风格、流派各异的科幻大师,星云奖、雨果奖得主代表作品,书中展现了广阔宏伟的科幻世界,旨在引领孩子们走进科技想象的圣殿,让人生和未来增添更多的可能性。

  在10月28日北京文博会朝阳展团上,全国老旧厂房协同发展联盟发出“邀请函”,在全国各地寻求有意参与城市更新、老旧厂房保护利用、促进城市文化发展的合作伙伴,汇聚各方力量,共同谋划老旧厂房文化富矿的挖掘。同时,两个由老旧厂房转型升级而成的文创园也全新亮相。

  北京市经验将辐射全国

admin
菲律宾现首例新冠病毒肺炎死亡病例 系中国外首例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